“我沒有離開傳道工作!” - Ministry Magazine Advertisement - Ministry in Motion 728x90
 

“我沒有離開傳道工作!”

Login
  english / français
档案-Archives / 2018 / July

 

 

“我沒有離開傳道工作!”

Richard O. Stenbakken

Dick Stenbakken, EdD, a retired chaplain (colonel), United States Army, is a speaker and author residing in Loveland, Colorado, United States.

 

我清楚地記得,當年我作為美軍隨軍牧師從越南回來的時候,有一位牧師曾問我:“你為什麼要離開普通牧師的崗位去做一名專任牧師呢?他似笑非笑的面部表情顯露了他的觀點:專任牧師算不上真正的牧師。

雖然事情發生在多年以前,這個問題依然出現在有關教牧問題的討論之中。要知道,就教牧工作而言,專任牧師成了一個實實在在的焦點。事實上,在各種組織機構中,專任牧師所提供的教牧服務,是為了滿足當地牧師不容易接觸,或有時無法接觸之人的屬靈需求。這些專任牧師真正體現了合乎實際的傳道服務,因為完全是由組織機構的成員提供服務的。服務是從內部的角度出發,而不是試圖從外面來影響組織。

組織機構的環境

在各種組織機構的環境中,從醫院、教化部門,到軍隊、校園、企業和其他機構,專任牧師所提供的,是高尚優質的教牧服務。組織機構裡的教牧服務與其他傳道事工有相似之處,但也有很大的區別。顯著的差異是:作為專任牧師,一方面要為人(機構工作人員、病人、犯人、指揮官、醫生、護士和其他機構成員)服務,還要為組織機構本身服務。機構有自己的特色,因為他們有自己的歷史、背景、習俗、著裝規定、文化、甚至語言。實際上,一個機構有自身的亞文化。所以,從外部為機構提供服務即便不是不可能,也是相當困難的。成為組織機構的成員,就有機會培養認同感,從而打開服務的門戶。這些門戶在其他情況下是關閉的,有許多時候甚至是緊鎖的。

一般說來,專任牧師能夠直接接觸機構的領導層。這是機構外面的人做不到的。比如在軍隊裡,隨軍牧師要就士氣和道德問題與長官進行商議。地方牧師是不可能進入軍事機構的。牧師也無法進入信徒受聘的工作場所。

專任牧師所在的機構(校園、醫院或其他部門),需要和歡迎他們與決策者交流。如果弗雷德在一家製造廠上班,他的牧師就難以與工廠經理甚至工頭接觸。但如果珍妮在醫院裡擔任醫療技術專家,或者唐在部隊訓練的靶場,專任牧師就很受歡迎,決不會缺位。事實上,專任牧師總是要在場的。

屬靈作用

宗教和屬靈的服務是向所有的人提供的,但有些人選擇專任牧師為他們的牧者,因為他們的關係比較密切。專任牧師能為被服務者安排和提供個人所需求的宗教關懷。就像耶穌在許多場合下詢問所遇見的人:“你需要什麼?”假如一個監獄牧師遇到一個佛教徒要求宗教服務和交流,基督徒牧師就會安排有佛教信仰背景的人來滿足那個人的需求。這是專任牧師的一個挑戰或機會。這與教區牧師的作用有顯著的差異。

專任牧師既有“離心”傾向,又有“向心”傾向。說到“離心”傾向是因為專任牧師要到民間去;說到“向心”傾向,是他們把人召喚到範圍更小的、關係更加親密的宗教團體之中。

高門檻

在過去的年間,專任牧師專業得多了,需要高水準的訓練和技能。門檻越來越高,因為機構的入職要求提高了。在醫療機構,大部分雇主會要求神學碩士學位加上幾個學期的臨床教牧課程(CPE)的培訓。2軍隊和幾乎所有的聯邦機構都要求從公認合格的神學院獲得神學碩士學位。在申請入職之前,還需要有二年以上的教牧經驗。

美國的醫院必須達到衛生保健組織資格認可聯合委員會(JCAHO)的標準,以保持機構的信譽。 醫院審核的過程包括專任牧師評估項目,以確保擔任專任牧師的人是受過訓練,作好準備,在專業上得到認可的。否則醫院就有可能受到攻擊,從而降低JCAHO的評分,對醫院的信譽產生負面的影響,及其吸引第三方支付的能力。

多重任務,多元文化和多樣化

做專任牧師意味著擴大與各種信仰、種族和背景的人士和神職人員的範圍。他們承擔著各種各樣的任務,包括探訪、佈道、指導、訓練、理財、人事管理、監督和接受監督、不間斷的教育和專業培訓與提升、以及策略研究。隨軍牧師還得通過各種體能測試,準備好隨時與部隊一起行動,在指定的地點開展服務。這個職務在戰爭時期可能意味著與家庭和家人長期分離,遭遇各種艱辛與危險,當然也有許多傳道的機會。

在專任牧師的行業裡,特別需要和重視婦女,因為她們會給傳道團隊帶來不同的觀點和看法。美國陸軍和空軍都有少將軍銜的婦女擔任隨軍牧師的主管。

機構專任牧師的重要品質之一就是能夠並且願意與來自各種宗教背景的人密切合作。在不降低自己宗教標準和信仰的前提下高高興興地這樣做。退一步講,這是在不斷學習與同僚合作。你可能不會同意他們的神學觀點,但你可以與他們一起為機構和其中的人員服務。

我可以說出許多故事來證明專任牧師的重要性。一位接受勸導的人想通了折磨她大半生的問題,從而得到了解脫。她的丈夫和她在一起。她說:“感謝上帝!我為獲得解脫等了整整三十年。現在終於解脫了”。丈夫在他們結婚之前根本不知道她受了傷害已經多年。他只知道出了亂子,他們就來求助。

一位軍士長有著嚴重的婚姻問題和其他問題。他的一些同事威脅要殺他。於是他在門上打穿了兩個子彈孔,然後要求見牧師。我過去時,他手裡依然持著槍,桌子上放著半瓶威士忌。當我進去要看看發生了什麼時(我也沒了主意),他在10英尺以外拿槍指著我,叫我把門關上鎖好。他跟我聊了一會兒苦衷之後,放下了槍,平靜了下來。我們終於在他傷害別人和自己之前讓他歇了手。

還有一些幸事。比如有一位猶太婦女因似乎懷不上孕而陷入深深的悲傷之中。她的家視生育為頭等的大事。她來找一位基督教專任牧師請求禱告和指導。我們一起祈禱查經。她把自己的需要告訴上帝。幾個月以後她帶來了她們夫婦所期待的消息。後來她帶著她的嬰孩回來,要求獻上感恩和祝福的祈禱。

作一名專任牧師是一個特權。雖然有時受驚,有時遇險,有時充滿感恩,但決不會厭煩,因為專任牧師給人的生活帶來了變化。專任牧師有機會體現耶穌道成肉身的服務:設身處地幫助人應付困難,成長,更深入地與上帝同行。因此對存在已久的問題所給的回答是:成為專任牧師決不是離開傳道工作。反之,它促使我從事更廣泛更深入的傳道工作,是我以前從未想像和體驗到的。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蒙召作專任牧師呢?不是的。但在我和我的家人看來,這是一項生機勃勃、充滿趣味、富有挑戰的傳道工作,不斷展示新的、激動人心的險程。專任牧師是一個恩召,一門專業,一種傳道的機緣,是很少有其他職業能與之匹敵的。它值得虔誠地考慮。它適合每一個人嗎?不是的。它是真正的傳道工作嗎?絕對是! 

1 .迪克.斯騰巴肯是好幾本書的作者,做過五十多個電視節目,出過八套DVD。他的網址是 www.biblefaces.com.

2 3.見朱蒂斯.R.格拉斯代爾: 《轉變專任牧師要求轉變刻板的專任牧師教育》,

《教牧關懷和諮詢雜誌》72卷第1號,(2018年3月): 58–62頁,doi.org/10.1177/1542305018762133.

譯者注:專任牧師(chaplain)是指專門在軍隊、醫院、學校、監獄等組織機構任職的牧師。

Advertisement - RevivalandReformation 300x250

Ministry reserves the right to approve, disapprove, and delete comments at our discretion and will not be able to respond to inquiries about these comments. Please ensure that your words are respectful, courteous, and relevan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ack to top